从1996年10月登陆英超执教阿森纳,到本赛季后确定离去,温格在阿森纳坚守了22年。如此漫长的岁月,足够一个婴儿成长为高大健壮的青年,足够一位中年壮汉步入黄昏之年。在这22年里,温格的到来让阿森纳从低迷走向了辉煌,又从巅峰回到了平庸,这是一个轮回更是一种宿命。如今温格的离去,更像是终结了一段童话,告别了一个时代,而那些有温格陪伴的岁月,却深深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。尽管未来的某一天这可能会消逝,但至少现在,这些都是我们不愿割舍的珍贵回忆。

1998年6月,小学的操场上闷热焦躁,一群孩子围着一个网球嬉戏奔跑。一个少年穿着红色的JVC球衣表现格外抢眼,无论是带球过人、还是射门,小小的网球像是粘在他的脚上一样。不一会儿,一位中年老师走了过来,孩子们作鸟兽散,JVC还在自顾自的带着网球。“你是几班的?”老师的严厉责问划破了夏日的沉静。

“什么时候了不知道啊,你看看别人都在教室学习了,你还穿着一件这样的衣服,在这傻跑美啊?”

JVC一脸无辜的嘟囔了一句,不就是踢会儿球吗,老师却更加愤怒,一边说着一边将其拽走了。我和已经跑掉的同学,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。

“曼联的”、“意甲的”、“好像是日本一个队的”,我的问题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。

初中入学第一天,我惊讶的发现JVC 坐在我的旁边。我看着他的那件球衣刚要问,他一边指着我穿着的纽卡球衣一边得意的说:“我这是阿森纳队服,刚刚拿了冠军,比你这队厉害多了。”

渐渐的在JVC的影响下,我从喜欢踢球变得喜欢看球,不喜欢英超的我,终于搞清了旺热和温格其实是一个人,我知道了98世界杯上绝杀阿根廷的博格坎普,就在阿森纳踢球。JVC说他小学时,已被选走练球了,后来爸爸妈妈不同意,他就只能自己踢。我们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,因为当时他踢得实在太好,常常在场上一个人戏弄五六个人,然后杂耍般的完成进球。

JVC对阿森纳的喜爱,班里很多人都知道,他常常用蹩脚的英文给阿森纳写信,然后每天去学校传达室翻看,却总也等不来回信。JVC当时的口头禅是,以后要是能去阿森纳工作多好呀,哪怕给温格端个茶倒个水也行啊。

很多年后,不少同学都忘了JVC的真名,大家习惯叫他JVC。从QQ到校友录,从校内网再到微信。20多年来,JVC的头像一直是阿森纳的温格,他最近的一张头像是与温格的模糊合影。JVC说,他如今在西雅图做一名牙医,自己有时间就会带着他那件当初的盗版球衣,去伦敦看几场阿森纳的比赛,然后等待着兵工厂众将签字。他曾跟我说,他拿出这件球衣找温格签字的时候,法国老人有点惊讶,JVC用英语说自己喜欢阿森纳很多年之类的,温格绅士的说了句:thanks。

后来很多同学说,JVC是在吹牛,照片是合成的,他在美国只是刷盘子的。温格确定离开后,JVC在微信上跟我说:其实他一直没有去过阿森纳的主场,他一直在存钱,想去现场看看阿森纳的比赛,想着一定要与温格合影。现在虽然钱快存够了,但是他却找不到去的理由了。

2003年的寒假,我住在爷爷家。爷爷一个人住,身体不是太好,他不喜欢我打游戏,他说对眼睛不好,也不喜欢我看太长时间电视,说怕耽误我学习。于是百无聊赖的我,从楼下买了很多足球杂志和报纸,当时的阿森纳和亨利如日中天,媒体上温吹阿吹的文章随处可见。

爷爷随手拿起一本书,指着西装笔挺的温格问我,这瘦老头是干什么的?我说,这是阿森纳教练。爷爷又翻了翻其他几本杂志问我,怎么都是他?我说,因为成绩好啊。

爷爷说,我问你就不知道。我说,你问。爷爷说,这瘦老头哪年哪月哪日出生的,有几个儿子和孙子?

印象中那些杂志我最后都放在了爷爷家。很多年后,那些旧杂志和报纸是否还存在,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。

前不久爷爷去世了,在爷爷的房间里,我看到有不少堆放整齐的书本。姑姑整理时说,这些好多年的旧书旧报纸,爷爷不舍得扔,是怕谁有用,忘在了这里,有一天会回来找。

2004年时,温格的阿森纳横扫英超,而十年后温格则饱受质疑(图片来源:每日邮报)

我不知道这些旧杂志中,是否有我当初留在这里的东西。我很想翻开找一找,却又有些不敢。我害怕那些和爷爷的回忆又跳了出来,让我伤心,让我惭愧。

爷爷去世前,我总在想,陪伴在他身边的时间,或许还有很久很久。爷爷去世后,我才知道有些遗憾,永远都无法弥补。如果时间能重来,我一定会抽出更多时间陪他。可惜时间不能重来,遗憾终究是遗憾。

温格在阿森纳的岁月,有低谷也有辉煌,他曾被辱骂,也曾被推崇,他与球队有过美好回忆,也品味过失败的痛苦,但就法国人陪伴阿森纳22年这件事上,我觉得温格配得上伟大,那些曾指责他“赖着不走”的人,可能忽视了,足球除了奖杯外,感情和回忆一样占有重要地位。

歌里说:一次告别,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。我们都知道聚散总有时,可当告别真正来临时,那种不舍和眼泪,是我们无法回避,必须要面对的。

有的时候,我们总以为自己会成为皇马巴萨,到头来却发现我们像极了辉煌后的阿森纳,不断在失败中跌倒,在爬起来后看到希望,然后再次跌倒……

2006年5月17日,失恋第一天。我在一家小酒吧,和同学看欧冠决赛。开场不久莱曼扑倒埃托奥被罚下,半场结束前,亨利却助攻坎贝尔率先破门。

我一杯杯的喝着啤酒,看着发出的短信得不到回应。下半时,攻势如潮的巴萨很快反超了比分。比赛结束的那一刻,温格在巴萨狂欢的背景下,显得格外无奈和不甘。

2006年,是阿森纳走向衰弱前,最接近成功的一个赛季(图片来源:每日邮报)

我看着前面一对穿着巴塞罗那球衣的恋爱男女,开始拥抱、庆祝、接吻。那一刻,我觉得我和温格、阿森纳一样可怜,一样委屈。同学还在抱怨裁判罚下莱曼的做法太严厉,但不少的阿森纳球迷已经喊着“明年再来”鼓起掌来。我也对旁边失望的同学说着:明年再来吧,我们明年再来这里,看阿森纳夺冠。

我喝下桌上的最后一杯啤酒,看着手机的短信回复: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。想着也许未来还有希望。在下一个赛季,我看了阿森纳所有的欧冠比赛,我没想到他们小组出线后,竟然被埃因霍温淘汰。我更没想到,之后的11年,阿森纳竟然会混到连欧冠资格都无法获得的地步。

那一年我20岁,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年纪,是不是都应该一事无成,然后靠幻想着明天会更好和喊着重头再来,博取希望和勇气。随后的阿森纳不停有人出走,阿什利-科尔去了切尔西,亨利前往诺坎普,温格依然会嘴硬的为战绩不佳辩护,称自己不需要重金引援一样可以拿到冠军。

很难讲,在这里的最后10年时间,温格和阿森纳是在坚持,还是在挣扎,是在互相搀扶还是相互折磨。

温格想和球队重回巅峰,却一次又一次的跌落,我们总想把美好留住,让完美代替遗憾,却总是不断创造遗憾。

2017年2月16日,在公司上夜班,当天心情不错的我,突然有预感,这一年的阿森纳会在欧冠不一样,坚持到三点半的我,却趴在桌上睡着了。早晨的时候,我忙着工作,甚至忘了看一眼比分。

等接班的同事来,我才想起询问这场比赛的比分。他嘿嘿的笑着说:“温格、阿森纳,哈哈。”这次欧冠,阿森纳果然不一样。我已经猜到了结局,却没有猜到输得如此之惨。温格下课的问题再次成为热炒的新闻。

十年的时间,那个令人敬佩的法国人,那个总是西装革履,儒雅斯文的教授,如今成为了娱乐至死下的段子王。盛气凌人的穆里尼奥说,总有一天他会打花温格的脸。忍无可忍的阿森纳球迷雇了飞机,拉着“温格out”的横幅抗议。

对于球迷来说,如果你说不出温格和阿森纳的几个笑话和段子,就算OUT了。没人会和你谈谈,当年的兵工厂在温格的治下改变了什么,成就了什么。毕竟嘛,现在人不是常说,过去的事情说来,还有什么意义?

阿森纳输球的新闻下面,常常充斥着嘲讽和戏谑,不要说鼓励,即使冷静下来讨论球队问题的,也少之又少。我总觉得球迷和球队及教练的关系,就像是夫妻,吵架的时候可以愤怒,可以指责,但到了有一天,如果双方只是冷笑、讽刺,那意味着感情走到了终点。

温格和球迷步入这一阶段后,这种关系,更多的只是一种维持。如果这种爱和感情已经慢慢褪色,坚持的理由和意义又是什么?

2017年7月22日,我和同学,在鸟巢坐在阿森纳阵营观看阿森纳与切尔西的比赛,很多年过去了,大家对阿森纳当年的阵容还如数家珍:永贝里、坎贝尔、阿什利-科尔、赫莱布、亨利、维埃拉、皮雷、劳伦、博格坎普等等,他们每个人的特点,都还记忆犹新。但对现在的阿森纳,大家更多的是不满:厄齐尔对抗太差、扎卡传球拖沓、默特萨克防守时反应太慢、伊沃比不堪重任……

虽然只是一场热身赛,但大家还是希望阿森纳能收获一场胜利,可结果再次事与愿违。全场失球3个,一次射正,每一次失球后,就有更多的球迷,不在关注场上的情况,反而和身边的人讨论,如今阿森纳的问题,温格的去留等等。

2018年4月20日,温格宣布不再留任,对很多关注温格的人来讲,这并不意外,以如今球队的成绩和所展现的状态,温格离开,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无论是早一天告别,还是晚一天离去,似乎没有什么区别,因为温格和阿森纳的美好童话,早就结束了,阿森纳俱乐部不想靠着感恩放弃成绩,继续生存,同理,温格也不想依靠回忆在伦敦混日子。

生活有时不是一场华丽的冒险,只是一场又一场残忍的告别。有人愿意享受过程,有人过份看重结果。其实这都不重要,因为最公平的是时间,经过时间,我们所爱的和我们所恨的都会成为过去。

通讯科技的迅猛发展,让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宽度更多,而人与人的关系深度缺乏。有温格陪伴的阿森纳岁月也是如此,终有一天,我们会忘记温格当初在这里离去前的无奈和狼狈,就像忘记,他当初在这里开创了一个时代一样。

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苏轼的词句,用来形容温格的告别,似乎再合适不过,69岁的温格,如今真的要离开了,当赛季末他彻底告别兵工厂时,或许他不会有不甘、不会有抱怨,甚至不愿做更多回忆,因为人生总有下一站会等着你。

22年的坚守,当温格告别后,很多人对温格感情不是留恋,而是怀念,怀念那一段光辉的峥嵘岁月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童话终有结束的一篇。无论是不舍的过去,还是不堪回首的过往,都会凝固成回忆。我们如是,温格和阿森纳亦然。

作者 hthcom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