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简介:现代玻璃瓷器制作大师,死后穿越到小村姑的身上。天天吃不饱受气就算了,还被亲戚设计换婚。堂姐嫁给属于自己的秀才未婚夫,自己被当众羞辱跳河自杀了。好吧这情她认了,幸好系统在手,带着前世记忆来致富。等等……那个妖孽主上,我就是救了你一命,不用以身相许。邪王跪水晶宫外哀嚎“本王没纳妾!谁在谣传,拉出去杖毙~”

片段:而是看向白氏道:“夕月丫头的婚事我跟你娘都已经定下来了,这件事没商量就这么着。”夜夕月心里冷笑,就这样拍板了,还真是可以。

白氏立刻反对:“不行爹儿媳妇不能答应,就算死儿媳也不能答应。”夜夕月这才第一次满意这个母亲,人家都说为母则刚。原主的母亲虽然胆小懦弱,但是有一点很明显那就是在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。

胡老太顿时气的直跺脚,她指着白氏的鼻子大骂。“你这扫把星,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,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反对。”白氏唯唯诺诺的站在那,眼泪又掉了出来。

就凭着刚才的维护,这个娘夜夕月认了。她站出来看向胡老太,直接道:“我是我娘的女儿我的事她当然有说话的权利,让我嫁不可能除非我死你们把尸体抬过去。”

后面的话,夜夕月几乎是咬着牙说的。她目光一片冷寒,吓得众人都一哆嗦。谁也没有料想到,向来软弱可欺的丫头竟然会有如此凌厉的目光。

胡老太不耐烦,直接赶人:“滚滚滚,老娘没功夫听你胡搅蛮缠,赶紧滚出去。”夜夕月也懒得看她们,直接拽了母亲就回自己屋里了。“姐姐我饿。”朵儿委屈巴巴的看着夜夕月。

内容简介:封北影一朝穿越,现代古代灵魂其实皆为一人,到底是前世任务中的意外还是命中注定的契机,穿越古代又有何妨。邪王跪水晶宫外哀嚎“本王没纳妾!谁在谣传,拉出去杖毙~”

片段:十日后,封北影大婚。 而她的住处自然也移到了大气的剑门关行宫,那百里的红妆自封北影的房间始,其间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闺阁内,明瑶正盘着发髻,晏紫指挥着一众婢女,忙得乐不可支,片刻之后,明瑶停手,装扮完毕。

内室中,一身凤冠霞帔,那人火红的嫁衣摇曳托地,玉颈出配有一串流光溢彩的璎珞。绣着云纹的什锦长裙下摆,微露出精致的蜀锦玉鞋。珍珠宝石叮当作响的凤冠将一头青丝收拢。

头上更是簪了数十只华贵无双的金钗,芙蓉面,柳叶眉,桃花眼,微微一笑,难以抵抗的惊艳风姿。明瑶回神想着,天底下没人能比公子更适合红色了。

封北影看着镜中的自己略有些不太适应,好半天后才开口:“这东西哪儿来的。”

封北影一双凤目忽的直勾勾地盯着眀瑶,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但自己身上的嫁衣分明有价无市,更何况眀瑶手虽巧但却绝不会有这样精妙的手法。仔细一看,倒有些像……被誉为天下第一刺绣师的手笔!

还在理裙摆的眀瑶一愣,似是想到什么,嗫嚅着开口:“昨夜有个蒙面人塞给奴婢的,看着……像是个女子。”

内容简介:她狂傲,藐视一切。她无情,视男人如无物。她恶毒,暗杀百万民众。她坚强,宁死不屈。她冷血,视人如蝼蚁。她不折手段像子弹一样前进。她喜欢斗争,并且永不言败。她,是一个顶级杀手,生杀予夺,冷酷无情。他冷酷,怒则血流成河。他无情,令天下女子为之疯狂,后宫佳丽无数。

片段:“是的,娘娘。”婉瑶稍稍福身,来到苏樱染身旁。起身,在婉瑶的搀扶下,走下高位,“这时辰也不早了,本宫也该回去了,姐姐不必相送,告辞。”

语毕,望了望窗外,耀眼的夕阳夺目,兀自踏过门槛,离去之际,一句话语传入秦贵妃耳中,“夕阳可是在经历过一次轮回后,依旧能够回归,多日的积蓄爆发之后,更能绽放出绚丽夺目的光采。”红唇中溢出的话语令人微微胆寒。

一封小纸条被一双素手展开,随后便响起这双素手主人的声音,“宫主,近日民间有谣言宣称娘娘是玉蟾宫宫主之事,且愈传愈甚,不过,我们已将娘娘当初立的那块墓碑迁徙到了玉蟾宫,他们也无迹可寻。”

“但是宫主,这些谣言不假时日便会传到大臣耳中,到时恐怕不利于娘娘。”镜灵儿看了眼花木瑾,又看向上官叶琳,再次出声提醒。

“本宫知道了,你们多加留意,如有消息,便立即来报。”她那睫毛下显得阴暗黑沉的深色眼眸不时的扫向殿门入口处,似乎是在等待什么。

“是,宫主。”花木瑾及镜灵儿同时福身,在转身离去之际,宫主的声音询问,“当时,我真的紧拽着楚少陵的衣服?”

宠文:邪王跪水晶宫外哀嚎“本王没纳妾!谁在谣传,拉出去杖毙~”以上就是小编带各位读者进入小说的世界,带给各位与众不同的感觉,这是书迷的海洋世界!

作者 hthcom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